• EN
  • |
  • 中文
文章

潘鲁生评红梅-借鉴与表现 ——写在张红梅作品展前面的几句话

发表于2018-04-11 10:43:26      浏览量

当代艺术在我国的萌蘖与发展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经历了一个由借鉴而创新表现的过程,进入二十一世纪已经形成了群体性面貌,并且开始逐步从西方的影响中走出来,回归自主创作。张红梅即是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一名艺术家,她以纤维为主材料展开创作,再加上布料的拼贴以及油彩丙烯等综合材料,探索出了自己的绘画表现方式。

张红梅有着良好的专业背景,她曾就学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米兰理工大学这些国内外院校学习工艺与设计。国内的求学经历使她对中国传统工艺元素的传承与应用游刃有余;意大利留学深造过程则让她的作品对当代艺术也有所借鉴与吸收;后来,她又长期担任国际著名策展人温勤佐·桑弗先生的翻译和助手,这些经历则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众多国际一流的艺术家和一流的艺术展,因此,她的作品相对本土艺术家多了一些国际视野。正是在这样的个人学习经历与人脉资源优势下,加上自己的聪明才情,使张红梅形成了个人艺术语言的选择与定位。

张红梅在借鉴的基础上尝试个人经验的表达,其抽象化的语言风格与鲜艳明快的色彩表现逐渐引起了国内外观众的关注。她的艺术语言具有三个特点。第一,她的作品中体现出一种鲜明的传统艺术的影子。汉字、历史人物画像等代表性中国符号元素的解构与重组,既延续了对传统的符号解读,又自然的融入了当下艺术思潮的创作语境。第二,作品材料上的跨界。张红梅工艺美术专业出身,骨子里存有传统工艺的要素,因近几年在国外参与当代艺术活动较多,又具有一定的国际视野,这让她对软质纤维、纸品以及诸类硬质材料的跨界使用十分得当,在语言风格上具有浓郁的“装饰意味”,又有艺术表现的张力。第三,作品的视觉语言具有很强的当下性。张红梅的创作一方面融合了毕加索和布拉克拼贴画的创作理念,用来自于中国传统建筑中的大红、翠绿、明黄来调和画面,在视觉表现上形成了典型化的符号语言;另一方面在形式构成与色彩表现上吸取了蒙德里安抽象色彩构成的表现语言,使得作品在色彩和造型方面都获得了一种秩序感,完成从工艺设计到当代语言的转换。

当代艺术的创作应该回归于当下时代鲜活的个体生命经验。一名艺术家如果缺少对生命的热爱与对生活的感动,就无法感动别人。我一直相信,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们对于爱与美有着相通的感知经验。相对于常人而言,艺术家的不同在于他们能将个人经验到的审美感受用个性化的艺术语言展现出来,在与观众的分享中求得情感交流的共鸣。展览是艺术家作品接受观众检验的重要方式,近年来在国内外艺术场馆持续办展让张红梅在与观众的沟通中寻找到了自己创作的方向。漫步展厅,你能感受到她的作品已经具有了自己的艺术理念与风格特性。新生代年轻艺术家的勤勉与进步,令人感到由衷的欣慰。

张红梅提出让我为她的展览写几句话,虽杂事繁忙但欣然接受,因为张红梅在山工艺读书时我曾给他们班上过课,就读清华美院和米兰理工大学我曾是推荐人,此次展览的策展人桑弗先生还是我的老友,她与桑弗的相识也有我和几位朋友介绍的缘故。种种的积缘,都应顺理成章。

展览前面写几句话,取意于“借鉴与表现”,既是对新生代艺术家探索当代艺术的勉励,也是在艺术创作上的鞭策。

潘鲁生丁酉年小暑于历山作坊

上一篇:张红梅自述 下一篇:马雪芩评述红梅作品